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姚铎俟教育

关心教育,主要是社会、学校、父母的事;其实也是你、我、他的事。

 
 
 

日志

 
 
关于我

做平凡的教师,干非凡的事业。本博客收集了丰富的教育资源,并做了详细的分类,本博客还撰写了大量原创性文章,希望朋友们喜欢。

网易考拉推荐

怎样思考中国教育问题?  

2013-07-22 12:26:11|  分类: 教育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全局或系统角度思考中国教育问题,有些年头了。特别是今年来,写过不少小博文,呈现了自己的思考,例如《教育顾问的箴言谁领会?》、《教育需要大环境而不是小环境》、"教师可替代性"系列博文、《免费师范教育政策的质疑》、《教师瞧不起教师谁之痛?》。这些年的观察、经历和思考,促使我认为中国教育问题的本质是教师问题,最关键的还属教师待遇问题。

从系统学的相互联系、相互制约、多方交互观点来看,中国教育问题是一个系统性问题,例如教育理念问题、教育方式问题、教育评价问题、教育制度问题、教育环境问题、教育内部各要素的关系问题等等的系统综合。其中,我国的教育界泰斗级人物顾明远先生已经把教育环境问题上升为关键性问题,他指出:"要真正解决教育问题,从教育谈教育问题是说不清楚的,很多教育问题是社会矛盾的反映,所以全社会都要关注教育,全社会都要解放思想、改革创新,才能够破解教育难题。"

事实上,经历一系列的教育改革,特别是最近十年来的轰轰烈烈的课程改革,而这些改革都以失败而告终。那么这些失败经验留给我们一些什么教训呢?总结起来有这样几点:

1、中国教育问题是一个系统问题,从一个不占主导地位的子问题中寻找突破口,无疑要遭遇失败。据闻近十年来之所以选择了课程这个角度进行教育改革,是因为教育高官认为从课程这个角度最容易着手,课程是一个死的东西,并不复杂,容易变。而且他们"清醒"地认识到这一改革不可能短期内见成效,于是把课程改革的战线拉长到十年之久。很可惜十年已经过去,不仅不见成效,教育问题变得更为糟糕。

2、中国教育问题是一个系统问题,眉毛胡子一把抓,显然是很糟糕的解决策略。中国教育问题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巨系统问题,政府试图通过行政化的手段解决中国教育问题,简直是痴心梦想。但是在中国,政府的主导作用是巨大的,解决任何问题,完全脱离政府的主导作用,必定是干不成大事的。问题是政府的主导作用应该力使何处?

综上,从系统学的关键要素观念来看,找准关键问题,从关键问题入手,才能胸有成竹,且势如破竹,最终解决中国教育难题。那么什么问题才是中国教育问题的关键问题呢?

总的来说,我赞同顾教授的观点,中国教育问题的关键不在教育内部,而在社会环境里。那么,我们是否应该等待社会矛盾解决之后再来解决教育问题呢?我们都说教育是千秋伟业,也就是我们早已认识到教育对于社会具有巨大的引领作用,解决好教育问题有利于推动社会的进步。从这个意义上说,等待社会矛盾解决之后再来解决教育问题显然是一种教育悲观主义者的观点,不可取!

具体分析,顾教授的观点又显得大而无实、模糊不清,极容易驶入教育悲观主义的泥潭之中。中国教育问题的关键不在教育内部,那么教育外部哪些因素制约了教育问题?何种因素又是最为关键的?

博主就是沿着上面的思考路径最终得出结论的。为了进一步说明所得结论,有必要阐述关键问题解决之后,为什么其他问题将迎刃而解?

中国教育教育问题实质上就是教师问题,关键是教师待遇问题。如果教师待遇问题解决了,例如教师有效工资是社会平均工资的两倍,不仅仅衣食无忧,而且还能够抵御家庭变故导致的风险,没有后顾之忧,着实变成让人羡慕的职业,那么优秀人才就能蜂拥于教育领域,特别是教育一线领域。进入教育一线领域的优秀人才必定是知识分子,而中国的知识分子向来是最好面子的群体,到那时再引入强大的媒体乃至全民监督机制,对那些不思进取、浑浑噩噩、拿着皇粮不干活的投机分子进行有理、有据、有情的劝退,即形成有效的劝退机制。除此外,当教师职业成为了让人羡慕的职业,那么教师准入环节必定像现在的高考一样倍受关注,而且准入标准也将适时提高。舆论监督机制将会深入各个层面,这是毫无怀疑的。为了避免舆论的非理性导向的负面作用,又必须指出,教师待遇问题,不完全是经济待遇问题,还应该包括身心安全最大化保护问题,最大化地保障教师辩解、申述、示威、游行等基本人权,也就是说教师待遇问题还应该包括政治地位问题。

教师职业对优秀人才具有足够吸引力的前提条件下,严格制定教师准入机制,慎重考虑教师劝退机制,那么教师问题就得到了解决。教师问题得到了解决,其他问题也将顺势得到解决。其中,提高教师待遇,制定准入机制和劝退机制三方面,都需要政府的主导作用。博主认为,政府在这三个方面做好服务工作就足了,其他的事情,特别是教育内务事情(教育理念、教育方式、教育评价、教育内部各要素之间的关系等)完全可以留给教育内部自行解决。

好友指出:提高了教师待遇,也未必解决教育问题。好友之所以有这个担忧,可能是因为他敏锐地观察到一个事实。这个事实是:

仔细观察当今教师的经济生活状态,必须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在发达地区,三级以上城市地区,不少教师经济生活是非常富有的,有车、有房、有票子。特别是某些优势学科教师,只要他们肯专营,就经济生活角度来说,他们已经是富裕群体了。但是,他们政治地位如何?全校性的违法补课,他们不可抗拒!唯利是图的职称评定,他们只能顺从!内心极度痛恨的考试,他们却被迫视之为法宝!……他们确实是有钱了,但这些钱来得不是那么地道。事实上,地道里根本没有钱,他们的钱怎能从地道里出来呢?可见我们极不愿意看见的师德滑坡现象,本质上也是教师待遇问题导致的。

当教师的合法待遇不能得到满足时,学校为了生存,就选择了全校性的补课收费来弥补。同样地,某些优势学科教师也会通过类似的途径来更大化地弥补这个不足。这两个方面,是当今媒体纷纷叫嚣的问题,热闹一片,但是热闹是他们的,学校与教师同样还要生存。政府方面因亏欠学校和教师太多,只要学校和教师不太过分,没有激怒学生和家长,那么政府方面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一教育乱象,本质上还是教师待遇问题,显然教师待遇问题得到解决,这些乱象也自然消失。

至于教育理念、教育方式、教育内部各要素相互关系、教育评价等问题,都将随着教师问题的解决,最终得到有效解决。

接下来,再呈现一个有趣地教师心理现象:

对于年轻教师,特别是自感能量不强的年轻教师,当面对领导就工作提出的批评时,他们的归因多半是,自己的工作能力确实有待提高,于是很容易接受领导的批评。

而对于年长教师,特别是评上较高职称的年长教师,当面对领导就工作提出的批评时,他们表面上还是接受领导的批评,当领导转身一走,他们心里甚至口中就在怒骂:你又没有给我多少钱,凭什么给你卖命?

作为教育官员、教育专家、教育时评员,如果你们真的想为教育做点什么,那么你们就应该如上思考教育问题。作为一线教师,一方面也应该如上思考教育问题,另一方面则要用更多时间思考自己的专业成长问题,力争做一个可替代性小的教师。

博主是一线教师,而且还是年轻教师,最近所思多集中于全局问题。为了不影响自己的专业成长,时至今日应该结束这样的思考了。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